研究人員小分子褐藻糖膠在研發疫苗實驗室擴增疫苗
  研究房屋二胎人員在活細胞實驗室體外觀察疫苗保護作用 本版圖片/晨報記者 何雯亞
  2月6日,H7N9基因疫苗研製成功的消息從上海傳出。未來,H7N9疫苗可能將在活禽和養殖場工作人員、野外工作者婚禮顧問師培訓班、常去活禽市場的家庭主婦等人群中推廣接種。
  疫苗研發花了多長時間?從研發成功到投入市場要多久?晨報記者走進上海市公共衛生抗癌食物有哪些臨床中心,揭開H7N9基因疫苗研製組的神秘面紗。
  晨報室內裝潢記者 朱國榮 祝玲
  從滬金高速亭衛出口下來,穿過幾條馬路,就是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在許多市民眼中,它既讓人覺得畏懼又顯得十分神秘。
  幾天前,上海成功研製H7N9基因疫苗的消息從這裡傳出,讓科研人員和外界振奮的是,新研製出的基因疫苗,針對不同的H7都有對抗作用,目前該疫苗已進入臨床申報階段。
  每天告誡:必須耐住寂寞
  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地處金山山陽鎮,走進中心,眼前一片茵茵綠草,一棟棟粉牆橙瓦的三層小樓出現在記者眼前,若不是門口的一塊牌子,如此雅緻、靜謐的地方,讓人誤以為到了療養中心,而這也正是中心努力希望營造的科研、醫療氛圍,既有助於病人康復,也有助於科研人員潛心研究課題。
  在中心實驗室外,掛了很多牌子,上海市新發與再現傳染病研究所亦在其中,H7N9基因疫苗研製組帶頭人、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教授徐建青和他的團隊,每天除了吃飯或是外出,其他時間全都泡在了裡面。徐建青的辦公室雖然朝南,卻小得不能再小,裡面堆放的是各種書籍,容下兩三個人就會顯得局促。H7N9疫苗研製有一個小組,除了徐建青以外還有5個人,其中4個博士,1個碩士。辦公室隔壁就是實驗室,裡面有各種化學試劑、設備。
  在外界看來,試驗就是在各種試管里註入液體,倒來倒去,但徐建青說,其實很多試驗都是看不見的,必須在儀器上完成。這裡的工作枯燥卻很有意義。平時,徐建青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為學生講解科研思路以及試驗設計,然後讓團隊去完成,他主要負責答疑解惑,團隊成員負責執行。H7N9基因疫苗,就是6個人用了8個月時間在這裡研製完成的。
  每天待在實驗室,會不會很枯燥?徐建青說,他經常告誡自己也教導學生,做科研必須要耐得住寂寞,實驗已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設計之初就考慮通用性
  2月6日,H7N9疫苗研製成功的消息傳出,對於普通人來說,疫苗意味著一種病毒的終結和保護。對於徐建青來說,工作遠遠還沒有結束,更像是個開頭。
  徐建青一直是做艾滋病疫苗與免疫學研究的,由於艾滋病毒的遺傳多樣性,在轉入流感領域時,徐建青借鑒了針對艾滋病毒多樣性的研究策略。“流感病毒同樣呈現出多樣性。比如在韓國發現的禽H7N9與國內的H7N9之間的差別就非常大。”徐建青說,因此,他們在設計H7基因疫苗之初,就考慮了通用性的問題,也就是要做一個針對不同H7的流感疫苗。
  去年3月30日,國家衛計委公佈了H7N9禽流感,課題組立即啟動了疫苗的研製工作。他們根據病毒基因的序列,設計併合成了新的H7免疫原基因,經體外細胞內證明能夠有效表達後,開始製備疫苗並接種到小鼠身體里,觀察小鼠的體內能否產生針對H7N9的中和抗體,經過兩輪小鼠實驗,證實該疫苗均能夠有效活化產生中和抗體。
  通常一個流感疫苗有沒有用,主要是看流感疫苗進入體內後,能否激活針對該流感病毒的中和抗體,如果能夠激活,疫苗就是有效的。第一步成功後,研究人員又進行了兩輪攻毒保護試驗,也就是先給小鼠接種流感疫苗,然後用活H7N9流感病毒去感染小鼠(在生物安全三級實驗室完成),觀察疫苗能否保護小鼠,這個試驗更能夠直觀地判斷疫苗是否有效。
  試驗證明:30天內沒有一隻小鼠死亡,也沒有一隻發現被病毒感染致病,基因疫苗的有效性被證實。
  由於在疫苗設計之初就考慮到了通用性,新研製出的疫苗可以中和不同的H7病毒,也就是說,這套疫苗對不同的H7流感都能夠起到有效的保護。
  [核心關註]
  如何使用?
  抗體與達菲合用將更有效
  目前,在治療流感中,達菲是最常用的藥物,也是公認的對抗禽流感最有效的藥物。但是在去年禽流感暴發之時,遺憾的是多個病例在使用達菲治療後仍然有死亡病例。徐建青解釋了其中的原因。
  達菲治療後,體內對達菲敏感的流感病毒逐漸被不敏感的耐藥流感病毒替換,這種情況可以在治療後的兩周內發生,從而使達菲治療逐漸失效。此時,如果感染者的免疫應答有效,可以通過機體的免疫力來清除病毒。機體細胞免疫應答產生的時間需要1周左右、抗體應答的產生需要三周左右。也就是說,一周內是機體最脆弱的時候,缺少特異性免疫應答保護,此時如果有藥物治療,就可以有效控制病毒複製而不至於失控。
  但是,有些感染者治療過晚或其體內的免疫系統應答過於緩慢而不能控制體內出現耐藥毒株時,這些感染者的預後常常是不樂觀的。從這些臨床的觀察可以推測,未來如果能夠把抗H7N9抗體與達菲藥物聯用,由於抗體與達菲藥物作用機制不同,聯合使用將更為有效並有可能防止耐藥毒株的出現。抗體也可以單獨使用而具有治療作用。
  多久投入市場?
  需6到10年 特殊情況半年亦可
  “疫苗從研製到投入市場,正常需要6到10年的時間,當然在特殊情況下,6個月內亦可能投入臨床。 ”徐建青說,在等待疫苗進行臨床試驗的過程中,也找了其他一些更快的途徑,比如從康復者體內克隆出抗體基因,在體外進行大規模生產。在感染者體內同時註入達菲和抗體,兩者將起到互補作用,將對感染者達到更有效的治療作用。
  當然抗體在臨床運用前也需要經過臨床試驗,但這個時間遠遠低於疫苗臨床試驗所需要的周期。同樣也可以作為戰略儲備,手上有這樣的技術,一旦流感疫情大規模暴發,隨時可以啟動從而輓救感染者生命、獲得控制疫情的最寶貴時間。
  而這樣的一個儲備,對老百姓無疑是顆定心丸,少了一種對流感的恐懼。
  誰適合接種?
  或在“橋梁人群”中率先使用
  每一個疫苗研製成功後,必然會考慮其接種人群是什麼?曾經有人提到,研製H7N9疫苗早了一些,因為疫苗是預防人傳染人,預防大規模流行的,而H7N9還未出現明顯人傳染人的情況。
  徐建青認為,對於普通的白領或者市民來說,接種這種疫苗確實還沒有太大的必要。但是H7N9基因疫苗對於特殊人群其實是非常有必要的。禽流感主要是在接觸禽類的過程中傳染而來。作為禽類養殖者或者密切接觸者,時時面臨著這樣的威脅。但往往他們並不只與禽類接觸,還會與普通人接觸,這類人群被稱為“橋梁人群”,禽流感通過他們就有了機會進一步傳播。如果有了這樣的一個疫苗,主要接種橋梁人群,將會少一些恐慌,多一層保障。如果這些特殊的人群進行接種,那麼不光保護自己,對普通的人也會多一道保護屏障。
  未來,H7N9禽流感疫苗將在活禽和養殖場工作人員、野外工作者、常去活禽市場的家庭主婦等人群中推廣接種。
  臨床有無風險?
  保障有替代技術 正研製另兩種疫苗
  流感疫苗傳統的工藝,大都是以滅活疫苗和裂解疫苗為主,把病毒株分離出來,在體外能夠穩定傳代,就可以大量擴增,殺死病毒,然後作為疫苗進行接種。但是2003年荷蘭H7N3毒株製備的滅活疫苗在臨床試驗中失敗,這給傳統的疫苗製備方式投上陰影。由於有了這樣的前車之鑒,科研人員擔心傳統的方式難以對付H7N9,因此考慮採用基因工程疫苗技術。
  如今,徐建青的團隊又在研製另外兩種疫苗:一個是蛋白疫苗,一個是病毒樣顆粒疫苗。未來臨床試驗中,若是出現風險,依然保障有替代技術跟上。
  徐建青介紹,他們希望能夠獲得更有效更簡單的疫苗。蛋白疫苗研製成功,成本將會更低,更省錢。而病毒樣顆粒疫苗的有效性則會比基因工程疫苗好,他們希望能夠通過疫苗不同組合,獲得價格便宜、有效性高,更容易被民眾所接受的疫苗。
  H7N9基因疫苗成功研製,徐建青和他的團隊並沒有停止步伐。
  (原標題:H7N9基因疫苗在滬成功研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h92yhflav 的頭像
yh92yhflav

長洲

yh92yhfla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