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版有巢氏房屋主持:南兆旭
   本期指導:“時光隧道”山野小組 “南尋深化療副作用圳”戶外小組
   本期主題
   親近自然
   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我們是多麼幸運。一個深當鋪圳人,除去賺錢生存、買房養車、奔忙大大小小的事業外,從明天起,不妨嘗試過另一種奢侈的生活——
   南兆旭/文
   在中國內地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裡,深圳是唯一一個背山面海的城市,也是唯一一個在一小時車程內就可以到達中國最美海岸線的城市。在這個城市裡,生長著600歲的古榕樹,飛翔著300多種候鳥和留鳥,有靈長物獼猴稱霸的孤島,有全球唯一一個位於市中心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四季常青當鋪的山野開放著2000多種野花,碧藍的大亞灣和大鵬灣繁衍著80多種珊瑚。整個中國六分之一的蝴蝶品種、十分之一的蜻蜓品種都可以在這個城市裡發現……
   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我們是多麼幸運。一個深圳人,除去賺錢生存抗癌食物、買房養車、奔忙大大小小的事業外,從明天起,不妨嘗試過另一種奢侈的生活——
   登上梧桐山海拔944米的最高點,欣賞一次城市上空的落日;
   到西涌的山頂,仰望頭頂的星空,找到北斗七星、牛郎織女星和北極星,看看能不能發現自己的星座;
   在深圳的東海岸,等待一次日出,看著鮮紅的太陽從浩瀚的海面上徐徐升起;
   在馬巒山荒僻的湖邊,露營一個晚上,伴隨著蟲鳴、蛙叫和夜半降臨的露水入眠;
   進入紅樹林自然保護區,觀察一隻紅樹胎生的種子如何落地,打量琵嘴鴨如何用勺子形狀的嘴巴在灘塗撈食,夜幕降臨時,看星星點點的螢火蟲飛過;
   記住深圳山野里10種野花的名字;
   記10種鳥兒的模樣,能辨認出它們的鳴叫;
   種植一棵樹,每隔幾年,去看看它如何長大;
   ……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深圳人;
   行走,發現,親近除人類之外的其它生命;
   關心大自然,發現家園的靈性之美。
   一種不可剝奪的權利
   對我們這些人來說,能有機會看到大雁比看電視更重要,能有機會看到一朵白頭翁花就如同自由談話的權利一樣,是一種不可剝奪的權利。
   ——《沙鄉年鑒》,奧爾多·利奧波德(美國)
   就讓清林徑做我們的武器吧
   我以前說,城市是一劑必需的毒藥,不能不吃,吃下去又會上癮。人的一生就是個與城市博弈的過程,時時刻刻地想逃離她,但卻又沒法逃離她,不過不怕,總有一天會逃離她,而且誰都逃不過那一天的到來。昨天,清林徑在我的腳下;今天,清林徑在我的筆下。我和朋友們說了,以後還會去那裡,去那裡聽蝴蝶扇動翅膀的聲音,聽葉落的聲音,聽歡笑響徹山谷的聲音。我們打不過城市,就讓清林徑做我們的武器吧。
   ——《清林徑一日》,網友“青岡”
   ▼奢侈生活不再是積累各種物品
   21世紀奢侈的生活不再是積累各種物品,而是表現在能夠自由支配時間,迴避他人、塞車和擁擠上。獨處、斷絕聯繫、拔掉插頭、回歸現實、體驗生活、重返自我、返璞歸真、自我設計將成為一種奢侈。
   ——《21世紀詞典》,雅克·阿塔利(法國)
   望著它可以測出自己天性的深淺
   我並沒有去訪問哪個學者,我訪問了一棵棵樹,訪問了在附近一帶也是稀有的林木,它們或遠遠地聳立在牧場的中央,或長在森林、沼澤的深處,或在小山的頂上……
   水是這樣的透明,25至30英尺下麵的水底都可以看到。赤腳踏水時,你看到在水面下許多英尺的地方有成群的鱸魚和銀魚,連前者橫行的花紋也能看得清清楚楚,你覺得這種魚是不願沾染紅塵,才來這裡生存的……
   一個湖是風景中最美、最有表情的姿容。它是大地的眼睛;望著它的人可以測出他自己的天性的深淺。
   ——《瓦爾登湖》,梭羅(美國)
   ?旅行帶來一種最好的寂寞
   旅行帶來一種最好的寂寞,因為真正的探險不是肉體的犯難,而是知識的尋求。
   ——《地中海的冬天》,羅柏·D·卡普蘭(美國)
   ▼十八年仍歷歷在目
   即使在經歷過十八度春秋的今天,我仍可真切地記起那片草地的風景……記憶這東西總有些不可思議。實際身臨其境的時候,幾乎未曾意識到那片風景,未曾覺得它有什麼撩人情懷之處,更沒有想到十八年後仍歷歷在目。
   ——《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樹(日本)
   ?愈是深入細節,愈能發現美
   活潑潑的生命完全無須借助魔法,便能對我們述說至美至真的故事。大自然的真實面貌,比起詩人所能描摹的境界,更要美上千百倍。
   因為大自然的真相就已經充滿了令人著迷而又使人敬畏的美,你愈是深入探究每一個細節和每一項特點,就愈能發現它的美。
   ——《所羅門王的指環——與蟲魚鳥獸親密對話》,康拉德·洛倫茲 (奧地利)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三月里,深圳僻靜無人的山谷里盛開著紅杜鵑,鮮艷的花瓣上留著點點斑痕。你可以相信文學家的故事:當年周朝的君主杜宇國亡身死後魂化為鳥,晝夜啼哭,口中流血,在花瓣上留下了永遠的淚跡;也可以相信植物學家的觀點:點點斑痕是指示昆蟲接近花蕊和蜜腺的“蜜源標誌”,是昆蟲的指示燈,讓它們在不知不覺間傳播花粉。
   南兆旭/攝
   腳下的土地賦予我最強烈的感情
   人們可以做環球旅行,看盡大千世界,卻看不見腳下寸土。對我而言,只有我出生的這塊土地才能賦予我最強烈的感情。
   ——安德魯·懷斯(美國)
   圖為2013年夏日,沿著泰山澗溯溪而上的同伴。南兆旭/攝
   神領你進入美地
   神領你進入美地,那地有河、有泉、有源,從山谷中流出水來。如此你們可以承受這美地,遺留給你們的子孫,永遠為業。
   ——《聖經舊約·詩篇》
   圖為2009年的盛夏,在大辣甲島露營,同伴划著小艇在附近海面上遊蕩。南兆旭/攝
   我暫時步出了生命的洪流
   我躺在青青的草原上,懶洋洋地半合著雙眼,偷偷地打量著蔚藍的蒼穹。我覺得這是恣情浪費你的感觸的最好時刻。你可以細緻地領會和風掃過汗毛的感覺,也可以沉醉在一切化為烏有的虛無之中。
   這時,我暫時步出了生命的洪流,像一艘偷偷靠岸游玩的小船,讓自己與那滾滾的世俗之流完全脫離了關係。
   ——《萬物有靈且美》,吉米·哈利(英國)
   圖為2009年12月,和同伴一起行走最後的長灣,如今這裡已對公眾封閉,蓋起豪華的會所。一個/攝
   小啟
   第一本系統記錄深圳自然生態的書籍《深圳自然筆記》已由深圳報業集團出版社出版。書中有《晶報獨唱團·南尋深圳》一年來刊登的內容,還有一些限於篇幅而未能在報紙上展現的精彩。  (原標題:在深圳過另一種奢侈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長洲

yh92yhfl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